最新最全面的影音先锋,吉吉影音电影资源,喜欢的请牢记本站永久域名与备用域名:www.xfmei.net | www.yyxf2.com | www.yyxf3.com|

手机观看影音先锋影片的方法: |  点我查看方法 | 快分享,越多人同时下载速度越快!

【淫妻交换】【完】 -

   916zy   点击:加载中
我跟女友已交往三年有余,她也明白我喜欢暴露她,性交的地点如KTV、国小、国中、公园、马路边、阳台、客厅(对面楼离的只有三、四公尺远)、我家房间(窗户离对面的楼不到两公尺)、我家二楼阳台(开灯下去一览无遗)、车床……诸如此类。我也常要求开车时,要我女友上身全裸,这时只要路边有行人或者是机车骑士,我车速总不会高于40。以下的小说是真假参半,也因为是第一次发文,如有不足之处也请告知,谢谢!
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             (一)暴露调教  前几天佳凌就一直说要我放假陪她去玩,我本来是很不想出去,但想到这是一个暴露她的好机会,就跟她说:「好,去的那天你要穿得很露,而且要听我的话,不然下次就不带你去玩了!」她本来是不答应,但我边干她边问她要不要,她不要我就猛抽,最后她还是答应了。  今天睡到下午三点才起床,整理一下洗个澡也快五点了,先载她去吃个饭,才回她家整装。她迟疑了一下才去换装:上衣是一件露背装,最上面用打结的,而且开叉到胸口,胸口下面还有三个钮扣,如果没扣的话,就连内衣都算不上,下面当然就是短裙啰,只是裙子只有二十公分左右,而且最下沿五分公的地方都是条状的。  穿好后,只能用淫荡来形容她,这种装扮还没穿内衣,谁看了都会觉得很下流。她央求我说要穿一件外套,我说外面又没很冷,不用了,就带她去电影院,然后跟她说:「你记得今天都要听我的吗?」她说她知道,但不能叫她做很危险的事,我说「我知道。」然后再跟她讲:「你先进场,然后去第二排第二个位置坐下,我会坐你后面那一排。」她就要走过去了,我就拉着她说:「等电影院灯打亮了再进去。」  过没五分钟就结束开灯了,我就叫她先进去,然后我先去厕所。因为这是二轮片,所以不清场的,看完的人或有去厕所,她一个人走下去时,有人往上看到她都觉得吓了一跳。只要穿得辣,到哪都会引人注目的,她就一个人走到那个位子上坐下。  中场休息完灯又暗了下来,我看她旁边竟然都没人去坐,有些失望了,慢慢走到她后面的位子上坐下,发现跟在我后面的两个国中生竟然坐到她旁边的位子上,这下我就准备好要看好戏啰!  开场三十分钟左右,坐她旁边的那个男的才开始跟她搭讪,我女友一开始也是爱理不理的,到后来两个人才有一点聊天的感觉,最右边的那个男的也时不时的插几句话。我在后面看得爽爽的,因为他们聊到我女友穿得好辣什么之类的,我女友也是默默地说几句。  她八成羞的不得了,穿的裙子因为坐下早就缩到大腿附近了,只是灯太暗所以看不到什么,但偶尔会因为电影关系,灯打得很亮,所以反而更剌激;而且她上衣因为出门时我就叫她不要打得太紧,所以松松的,只要从旁边看就能看到胸部的二分之一了,只是乳头看不到,但一定知道她没穿内衣。  因为佳凌的胸部只有B接近C,所以乳头蛮大的,而现在乳头站得挺挺的,想不知道也难,而她时不时地弯腰下去拿饮料喝更是春光无限。我坐在后面就快忍不住想打手枪了,她旁边那两个仁兄想必是快受不了了,只是他们年纪小,可能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。  说不得,我得帮一下忙,我就拿起手机拨号给她,她拿起电话我就跟她说:

  「你把耳机装上,等一下我说什么你照做就是了。」  她就在那找包包,我跟她说:「你包包对着旁边的男孩找手机再装上,身子压低一点。」因为太暗,她找了快一分钟还找不到,旁边那个国中生点起打火机要帮她。不点还好,一点,什么都看到了,我女友没发现她现在就像没穿上衣一样,让别人看她的奶子。找到耳机后她就装上去,我才发现这样我不用很近就能听到他们讲话了。  那个国中生看我女友没再说话,就问她说:「电话讲完了吗?」  佳凌:「嗯,我男友打的。」  他接着竟然说:「姐姐,你的乳头怎么黑色的?」  我女友当场傻在那没回答,有一点生气的样子。我用电话跟她说:「你跟那个国中生说这是体质。」她才转头小声的说是体质关系。  那国中生又说:「但我朋友说好像常捏乳头也会变黑,是真的吗?」  佳凌:「嗯。」  国中生:「姐姐,那你可不可以再让我看一下胸部啊?」  佳凌:「这怎么可以!这里还有人。」  另一个国中生竟然站起来走到了另一边,这样就变成我女友被他们两个围住了,只是走过去的时候,我女友抬腿他竟然没发现,她的裙子已经很短了,再抬腿,连毛都露出来了。那两个国中生本来也没发现什么,但我女友马上就把裙子拉下,他们才猛看着下面。  国中生:「姐姐,我们两个人围着你,别人看不到的,你不要怕啦!」  佳凌:「这……」  我用电话跟她说:「把衣服拉下来让他们看你的奶子,我在后面,别怕。」  佳凌就慢慢地把后面衣服上的结打开,衣服马上就垂下来了,旁边两个国中生看得眼都瞪大了。  佳凌:「你……你们不要一直看啦!」  国中生:「姐姐,你的胸部好漂亮哦!」说着竟然就把他的弟弟拿出来了,说:「姐姐,我的这里好涨……」  「哦!」佳凌赶紧用手遮着胸部说:「你们想干什么?」  国中生:「姐姐,我们看你打手枪好不好?」  佳凌:「好,但不能太过份哦!」  就这样在电影院里,两个男的看着一个女的打起手枪来。我在后面看戏,过没两分钟,佳凌竟然说:「你们想不想摸看看我的胸部?」  两个国中生二话不说就摸了上来,左边那个刚摸上来就射出来了。  佳凌:「嘻——姐姐没穿内裤,你们知道吗?想不想看看?」  国中生:「哇!姐姐你裙子这么短,还没穿内裤哦?」  佳凌:「嗯咩,姐姐的男朋友喜欢我这样穿啊!」说着就把腿打开,慢慢地撩起来露出小淫穴。  (后来问她才知道是我这样戏弄她,她才变得这么主动,想气气我。)  那个国中生看了一下就射出来了,我女友才慢慢地把衣服再拉上来打好结。

  我就用电话跟她说叫她去厕所,到厕所后我就直接带她出去了。一路上她不停地抱怨说我都这样玩弄她,说我变态。呵呵——  就这样慢慢的骑到河堤,她小声的跟我说:「公公,我想要,你要在哪里搞我都好,我现在就要!」  我就说:「那我们去来区搞好不好?」  佳凌:「嗯——你都欺负我啦!那里太多人了,变态!」  梵天:「那我们去KTV搞好了。」  佳凌:「好咩,要去哪一间?」  梵天:「这里就有一间了,干嘛跑那么远?」  佳凌:「哦唷——要去河堤哦,那里没有包厢。怎么可以?而且又好亮。」  梵天:「那,没办法啰!」  佳凌:「厚——你都这样,一直要让人家暴露给别人看。你好变态哦!」  梵天:「看你啰,我只想在那搞!」  佳凌:「好啦!好啦!你喜欢婆婆给别人看,我就给别人看个够。」  到河堤后,找了一间靠里面的点唱机就坐下来。她要拉门帘,我就跟她说:

  「只能拉一半哦!」她坐下后,我就去柜台叫酒,那个少爷还说:「你马子好辣哦!」我跟他讲:「那是传播的啦!嘿!等一下在这爽一炮给你看看。你有空也过来喝一下酒,记得招待一下咩!」他马上说:「OK的啦!」  我回到椅子上说:「我跟那少爷说你是传播的哦!」  佳凌:「好,你要我做传播的,我就做给你看,等一下你别哭。」说着她竟然把对着柜台的那个帘子拉上来。我也不以为意,就去上厕所了。  那少爷马上就送酒过来,我上了大约六、七分钟,洗了个脸才回去,看到那个少爷已经在那跟我女友喝起来,手还放在我女友的腰上。看到我,那少爷马上站起来说:「大仔,我等一下再拿一手来招待,跟你喝一下。」  我坐下来问女友说:「要不要让他来跟你爽一下咩?」  佳凌:「才不要呢!除了你能搞我,其它人都不行!今天你要我怎样我就怎样,但不能让人搞我!」  梵天:「好!这是你说的。」  就这样喝了一手,唱不到两首歌,酒就没了。我跟她说:「你去柜台再叫一手,把钮扣都打开再走过去。」她二话不说就把扣子打开了,两个胸部就连乳头都看得到了。我又把她的裙子再打一个褶,这样连毛都看得到了。本来是想叫她全裸过去,但我怕她真的全脱了,又不敢。  她过去一下子就回来了,说:「婆婆什么都被看光了,那个少爷还约我今晚出去,问我多少钱。我就跟他说六千,他说他不够,只好改天再叫我了,要跟我留电话,我就留了我的手机给他。婆婆好贱哦!全身都给人看光光了,还在跟人聊天。他如果受不了强奸婆婆怎么办?」  梵天:「那我就看你被他强奸咩!」  佳凌:「嗯——你好坏哦!这样婆婆会被说很淫乱,会被干死的。那里人那么多,我会被轮着干好,那公公就要排队干婆婆了……」  我二话不说就拉她过坐上来,直接顶上去了,她「啊」的一声。  佳凌:「嗯——哦——好爽……哦——干破了,干到子宫了!那少爷走过来了……」  梵天:「我们就干给他看,让你爽个够。」  那少爷走过来时就看到她坐在我上面不停地动了,他酒放好还看到我女友闭着眼不停的上上下下,我就跟他说:「干!好紧!这个妞干起来好爽!」  那少爷笑笑的要走出去,我就跟他说:「来,你帮她脱衣服,让你看一下也爽爽。」  他就走过来,我叫佳凌站起来转过去,这时候她就正面对着那个少爷,我马上从后面顶上去拉她坐下来,那少爷就把她衣服脱掉、把裙子拉到腰上,摸着她的奶子说:「干!这种的去哪找的咩?改天我也叫来干一下。」  我就说:「好咩!这我朋友在带的,改天我再叫她过来再给你打折。」他又摸了二把才走。我就站起来把女友的裙子也脱掉,说:「婆婆,现在你全身都脱光光啰!别人都在看公公干你哦!」  佳凌:「嗯——啊……好棒咩!公公用力一点……哦——好爽哦!干到子宫了!啊……快烂了!嗯——要出来了——啊——啊……」(二)暴露调教  今天下班后,煮了一锅香菇鸡,边吃边喝酒。  吃完后我的手就又开始不安份了,只是稍微的挑逗她一下,小穴马上就湿淋淋了。她一边帮我口交,我一边用手机帮她录像,只是时间只能录不到一分钟,蛮无趣的。  录完,我就开始吸她的阴核,她兴奋得不停尖叫,到我也快受不了的时候。  佳凌:「公公,小佳凌想要你操我,好不好?公公,干我嘛!」说着就想坐上来吃掉我的小宝贝,我左闪右闪的,不进去。  梵天:「婆婆要说公公爱听的话咩!」  佳凌:「公公,我的小鸡歪好痒,快干我!干死婆婆,把我操翻掉,快!谁来干我都好。」  我用力地顶了进去。  佳凌:「对……啊——好深——嗯——好爽……对,再用力干我,把我操烂掉,啊……嗯——嗯——快……」  我边干她,边用右手大拇指摩擦她的阴核。  她不停地狂叫:「啊——用力一点!公公……对,美死了,干死婆婆了,我快被操烂了……」  就在快出来的时候。  佳凌:「公公,停一下好不好?不要射出来。」  梵天:「怎么了?」我边忍着射出来的冲动,一边慢慢地退出我的凶器。  佳凌:「公公哦——婆婆知道公公喜欢婆婆露露对不对?」  梵天:「呵,对咩!公公最喜欢婆婆暴露给人看了,而且公公想要婆婆自已喜欢暴露,这样公公会更兴奋。」  佳凌:「公公,婆婆今天……好想暴露给别的人看,婆婆好湿,好想要公公哦!公公随便你玩,好不好?婆婆都配合你好不好?」  梵天:「呵,那婆婆想要怎么玩咩?」  佳凌:「公公,小淫娃的淫穴好痒哦!拜托公公先插进来嘛!」  梵天:「嘿!」说完我就用力顶了进去。  佳凌:「公公,过来一点。」  (我们边干边下床,她拿到她的裤子,把上面的皮带拿下来绕在脖子上。)  佳凌:「公公,牵小母狗出去散步好不好?」  (我低下身来,摸了摸她的头头,她还俏皮地把手弯起来放在脸旁,真是让我很受不了。我对她说:「小狗狗,叫一声来听听。」)  佳凌:「汪!汪!」  我去她床头摸出了她的按摩棒说:「怎么可以没有尾巴呢!」就把按摩棒洗了一下,塞进她的小穴内。  说着,我就牵着她出去房门外,然后把开关打开,她身子就软了下来。  梵天:「要开门了哦!」  她两眼马上盯着门外看,因为我连监视孔都没看就开门了。呵,我偷眼瞄了她一下,她的右手竟然在按摩棒的地方不停地进出,呵,我的肉棒瞬间变大。  这时候只要有人开门就一定会看到我们,连躲的时间都没有。  我牵着她走出门外走到隔壁邻居的门前,拉她起来,把按摩棒从她淫穴退出直接丢在地上,就从后面顶了进去,然后拉着她的手撑在墙上。  (我下班是凌晨四点多,上个网后,又煮鸡汤加上喝酒还有前戏,现在已是九点多了。)这时候没人说得准,邻居在不在,如果在的话,他们甚至连门都不用开,只要看监视孔就能看到我干她的贱样了。  梵天:「婆婆,小母狗,你猜现在门里面有没有人在看咩?」  佳凌:「我……我不知道,好可怕哦!公公,一定有人在看……」  听到她的话,我更用力地干她,狂猛地插她,她想叫又不敢叫的样子真是让我差点就射出来了。  梵天:「婆婆,他们今天如果没上班的话,一定有人在看你,你用淫荡一点的表情给他们看。」  她就把舌头伸出来,还很俏皮地说:「快来看哦!小母狗被坏人强奸了,好爽哦!」  同时我们两个就达到高潮了。高潮完,我的肉棒没有软下来,还是硬硬的在里面。刚站起来,她本来以为我会抽出来,我就又动了几下,她又呻吟了起来。  佳凌:「汪!汪!坏公公,你要操坏小母狗了。」  这时候我心里忽然想起了一个点子,嘿嘿!因为她刚高潮过,这时候她敏感得不得了,而我的凶器目前却是休战状态,所以只好手嘴并用了(我也不容易啊我),并拿起地上的按摩棒剌激着她的阴核,这时,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的在呻吟了。我就这样不紧不慢地玩弄着她(事后她说那时候最爽),过了大约三分钟后,我就慢了下来。  佳凌:「汪!汪!汪!拜托公公进来嘛,婆婆又要来了,快嘛!呜——」  (我没有理会她,依旧是不紧不慢地玩着。)  梵天:「婆婆,公公想玩一个游戏,好不好?」  佳凌:「公公——快点嘛!(听她说话对着哀求就是爽)公公想玩什么?我们玩,快点嘛!先进来嘛——婆婆好想玩哦!」  梵天:「婆婆,如果把你一个人绑在外面五分钟好不好?」  佳凌:「我——我一个人在外面?我会……好,把小母狗绑在外面,小母狗要听话。汪!」  呵!想不到她已经变成小母狗了。我把她牵到白铁窗那里,把皮带解开,然后把她的手跟铁柱绑在一起,另一边绕在上面打一个结,这样她没人帮忙的话很难解开。绑完后我就转身走到门口,她露出很无助的长情,我的肉棒现在是硬到不行。  心里只想着暴露她,我又走出房门,到隔壁房的门前,在门铃上按了约三秒钟,整个楼层只有我的心跳声跟电铃的声音。  按完后,我走到门口,就看佳凌挣扎着想脱离束缚,我就把门关起来,用监视孔看她,因为这时如果隔壁有人的话,就算他们开门出来,不探头是看不到她的,当然,探头的话,就是另一回事了,但我比较肯定是隔壁没人。  只是,没想到,隔壁竟然真的开门了,走出一个小男生,我整个傻眼,谁想到,竟然真有人在家!  那小男孩探头看到了佳凌,他也楞了一下。  小男孩:「姐姐羞羞脸,没穿衣服。」  我第一时间就冲了出去,把佳凌的皮带解开,拉她进门,因为小男孩在家的话,难保他家人不在。进房门,就看佳凌软坐在地上,整个还没从惊吓中回神,虽然我也吓了一跳,但我刚拉她进门时,看隔壁好像只有那小男孩在,心里也期望真的只有他在。  我把佳凌拉起来,靠在门边抱着她:「婆婆不要怕,有公公在,没事的。」抱着她、亲吻着她,怕她被吓坏了。  就这样在门边亲了快两分钟,忽然感觉到她的手从我的背上滑到我的小弟弟上。佳凌:「刚刚好可怕哦——嘻!公公,婆婆棒不棒?嗯——」说着就不停地套弄着我的肉棒,我二话不说就直接顶了进去。  梵天:「呵……婆婆今天好棒哦!公公第一次这么爽,现在公公要奖励婆婆啰!」  佳凌:「哦——好爽——快一点……公公,用力干,婆婆以后要变成暴露狂了。」  我把她转过身,让她对着门,从后面顶上去,疯狂冲剌。  佳凌:「婆婆现在知道为什么公公喜欢暴露了,因为……好兴奋哦!哦——要到了——嗯……哦……」  就这样我射在她里面后,跟着她软倒在地上,过了好一阵子才起身。刚转身去拿浴巾就听到门打开的声音,我快步走过去。  佳凌:「公公,你忘了把我的小棒棒拿回来了。嘻——」(三)暴露调教  经过上次的房外暴露事件后,我们就比较少在家里搞有的没的了,因为「事发」后的那个礼拜五,我去她家睡,早上要跟她出去,经过管理员室的大门要出去时,那管理员把佳凌叫了过去跟她说几句,我也没理她,就直接去停车处。  直到佳凌上车后才对我说::「公公——刚刚我被管理员训了一顿。」  梵天:「训啥?」(我并不太想知道 )  佳凌:「他叫我衣服要穿多一点啦!」  梵天:「什么?」  佳凌:「他说我们隔壁的太太跑去跟他说,我在外面服仪不整啦!」(我回想一下,八成是那个死小鬼回家跟他老妈说了他看到的事。)  梵天(我装作生气的样子):「你穿怎样干他屁事!」说着我就把手煞车拉起来,一副想下车去找那管理员理论的样子。  佳凌(她拉着我的手):「不要去啦!」  梵天:「怕什么?有事说清楚啊!他妈的一个老女人而已,就只会说三道四的。」  佳凌看我一脸怒气的样子,就说:「公公,今天要出去玩,不要生气嘛!」  梵天:「啍——」(说着我就发动车子,说好要在她搬家前带她出去玩的)  一路上我冷着脸(装得很累啊),她也找不到话题跟我聊,就这样上了高速公路。  (本来在我的计划中,是要她受不了,妥协后,我再提出暴露她的要求让我「消气」,这招我是屡试不爽,但一路上都没看她对我说话。)  我眼看着目的地快到了,就转头看了她一下,没想到她已经睡着了。(八成是昨天搞得太晚了,真无言……)  在剑湖山的收费区缴了钱,就在停车场把她叫醒。其中没什么好说的,就是跟她玩了一下游乐设施,然后中午又开车去集集玩,唯一的插曲是她今天穿着一件长摆的T恤,很像连身裙,但长度没那么长,只到屁股下面一点点。  下午在到集集的时候,我们用完餐,佳凌在车上把长裤脱掉,就只穿着那件T恤还有马靴。直到下午四点多,我才跟她驱车回家,在经过水里水库时,看风景很美,就停下来跟她拍了几张照,看四下无人,我就让她把衣服整个拉起来拍了几张性感照。  回去的路上,我就让她保持上空,然后车速都保持在四、五十左右,回到市区后,已经六点了。  梵天:「想吃什么?」  佳凌:「公公——我想吃麦当劳。」  梵天:「老是吃炸的,吃得不烦哦?」(我停红绿灯的前面就有一间麦当劳了)  佳凌:「我想吃嘛!公公——嗯……买那个嘛……」  梵天:「很想吃?」  佳凌:「嗯。」  于是我就驱车进到麦当劳的速购餐区,刚把车窗按下来,就看那小姐楞了一下才把点餐的拿给我,我就拿着转头问佳凌要吃什么,转头才发现,佳凌身上只套着一件T恤附赠的小背心(那件小背心连想遮住乳头都有点难度)。  佳凌:「我要二号餐,薯条要加大哦!」  我就跟那小姐点了两个二号餐,然后驱车去取餐区等候。  佳凌:「公公——棒棒有没有硬硬啊?呵呵!」说着就伸手过来摸着我的凶器。(说坦白的,一路上都是上空状态,我也麻痹了,真的没注意到她进市区还没穿回衣服。)  取了餐后,在车上玩闹一阵就回家了(并没有打炮,太累了)。用完餐后,我就到冰箱取出之前喝剩的啤酒,边喝边跟佳凌调情。  佳凌(喝不到一手就看她脸上红扑扑的):「今天公公好棒哦——让婆婆开心的玩了一天。嘻!」  梵天:「那婆婆有没有什么要奖励公公的啊?」  佳凌:「嘻——没有勒!」  我露出一脸失望的样子。  佳凌:「不过,看公公今天辛苦的样子,跟你说个小秘密哦!」  梵天:「什么秘密?」  佳凌:「今天下楼时,管理员伯伯不是叫我过去吗?我过去后,那个管理员伯伯一直看着我,跟我说,我们隔壁的住户说我在外面裸体不穿衣服,把小孩子吓到。呜——当时被他这样一说,我整个人羞死了!」(听她这样一说,我的肉棒又不争气的站起来了)  「而且那个伯伯虽然是在念我,但我见他看我的眼神像要吃掉我一样,我就跟他说:『对不起,我下次会注意的。』随即快步的跑回车上了。啍——都是你啦!  如果你在的话,他一定不敢说的。「听她在说的时候一脸哀怨的样子,没想到说完后,竟然睁着两只水眼水汪汪的看着我。这时我把她抱在怀里,让她的背部贴着我,我就在她耳边,边舔着她的耳垂边对她说:「还好早上公公不在,不然就听不到这么精采的事啰!呵呵——」  佳凌:「公公真讨厌!现在公寓的人一定都知道婆婆的事了,羞死人了!」  梵天:「婆婆害羞的时候真美!」(说着我就跟她深吻了起来)现在说不定有很多人正等着婆婆出门,一睹婆婆的风采呢!  佳凌:「嗯……都是坏公公啦!就喜欢人家被人看光光!嗯……公公,不要嘛——」佳凌她用手把我推开一点:「公公,你去买酒酒,我去洗香香,等一下我们大战一场,为搬家前留个记念,你说好不好啊?呵……」说着她就跳起来跑去浴室,进去前,还把她的连身裙撩起来。  『看来今天是不能放过她了。』边想着,我也就开门要出去买东西。在电梯前等了一分多钟,还没下来,一直卡在十二楼就是不动。这时听到开门声,我往后看了一下,就见隔壁走出一个男的,我对着他点了一下头,他也跟我点了一下头,就这样沉默的等着电梯。  就这样又等了五分钟(十二楼的不会是在电梯搞吧?硬是不下来),梵天:

  「你好啊!来这住了一阵子,还没跟你打过招呼。」  小陈(他的人给人感觉有点猥琐):「呃……你好啊!」  看他那样子,实在是不太想聊,不过电梯不下来我也没办法,忽然心里又跑出一个点了。  梵天:「前几天真是不好意思啊!」  小陈:「不好意思?」  梵天:「哦,就是我那女友在外面没穿衣服,吓到你家的小孩了。」  小陈:「这……呵,没什么事啦!是我家那婆娘多事,又跑去跟管理员说。

  歹势,歹势……」  实在是很受不了他说的话,我完全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。  梵天:「我叫小天,请问你怎么称呼啊?」  小陈:「你叫我小陈就好了。」  梵天:「我看电梯不来,我们走楼梯好了。」  小陈:「哦,也好。」梵天:「你是做什么的啊?」  小陈:「我是在XX工厂上班的。」  梵天:「哦——听说那里的待遇不错哦!」  小陈:「呵,还过得去啦!」  梵天:「我看这样好了,晚上你有空的话来我家坐坐,喝个小酒,不然我们这几天就要搬家了,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。」  小陈:「这……这不好意思吧?我现在还要去载小孩。」  梵天:「载小孩?」  小陈:「这几天我丈母娘生病,我老婆回去照顾他。」  梵天:「那把小孩一起带过来玩嘛!我女友一直为了那天的事很过意不去,想当面跟你们道个歉呢!」  小陈:「那……我晚点再过去好了。」(已经到一楼的管理员室了)  梵天:「嗯,那就晚点再聊啰!」  就这样跟他分了手,我就近找了一间7——11买了一箱啤酒,还有一瓶约翰走路。回来的时候在电梯前看了一下,马的,电梯还是在十二楼!等了两分钟,认命地用走的上去,进到家里,看佳凌还在梳妆台吹头发,我就把酒冰好,拿出两瓶放桌上,就走过去帮她梳头发。  佳凌:「公公好体贴哦——」(我笑笑的没有回答)  等梳好后,佳凌就站起来,吻着我(她还是裸体),我就跟她爱抚了起来。  佳凌:「公公,我爱你——」  梵天:「小宝贝,公公也爱你啊!公公好想把你现在美美的样子拍下来。」  佳凌:「公公又想拍色色的照了,对不对啊?」  就这样用手机拍了几张照后,梵天:「婆婆,去换个衣服好不好?」  佳凌:「要哪件?都拍过了啊!」  梵天:「你去穿校服好不好?不可以穿内衣哦!」  佳凌:「校服有什么好拍的?好啦,我去换。」  她还在就读高职夜校,在这还是要跟各位读者说一下,校服上半身透明度就不用多说了,而裙子女生通常都会改短一点,重点是——校服上有绣名字。  梵天:「来——摆几个性感的姿势……嗯,把裙子折起来……嗯,扣子解开一个……嗯,好美……」  拍完后,我们就坐到沙发上喝酒,两瓶不到五分钟就喝完了,佳凌起身去拿了两瓶酒。  佳凌:「公公——喝这么快是不是想把婆婆灌醉啊?」  梵天:「呵呵……」  佳凌:「我们来喝『深水炸弹』,那个最快了,不然你喝啤酒都不会醉。」  (深水我大约四杯就不行了,她是两杯铁定醉)  我跟她点点头,就看她去厨房拿出两个啤酒杯,还有两个一口杯,她把两瓶啤酒分别倒到两个杯子里,在一口杯又倒满约翰走路。  佳凌:「我好可怜哦!等一下喝醉了,不知道公公又要怎么玩我了。」  说着,我跟她就都把一口杯丢进啤酒杯里。我喝完后看着她,等她喝完,我就又去冰箱又拿了两瓶出来。  佳凌:「等一下醉了,不知道公公又要怎么整婆婆啰!婆婆好可怜哦!」  就这样我抱着女友看着电视,没有马上喝第二杯,在等酒劲上来。看没五分钟,就听到门铃声:「叮咚——」我直接起身开门看了一下,小陈来了,手上还提着两包小菜,还有一手啤酒。  我把小陈迎进屋里:「人来就好了,还带东西。」  小陈:「呵,不好意思,还来打扰你们。」  我就让她入坐,叫佳凌去把小菜装起来。  梵天:「小朋友呢?」(边说边开了一瓶酒给他)  小陈:「呃……哦,刚睡。」(我看他两眼发直的看着厨房)  梵天:「来来,先喝一杯,我们刚都喝很多了呢!」  举杯刚喝完,佳凌就把小菜摆在桌上,摆的时候难免要弯腰,而她第一个扣子又因为拍照时没扣……  梵天:「这是我女友。来,跟小陈喝一下,他是住隔壁的。」  佳凌:「陈先生你好!」(说着就把杯子拿起来)  小陈:「你好!你好!这……」  梵天:「哦,这里。」(我手指着她校服上绣名字的地方,而名字的地方刚好盖在乳头上)  小陈:「哦,佳凌你好!」就看他一口把酒喝完了,眼睛直盯着佳凌的胸部看。佳凌就对着小陈的目光,用两手拿着杯子仰头慢慢的喝,这时因为手往上的关系,衣服整个往上拉,所以乳头就略微跑下来到了衣服的空白处,那情形,简直一览无遗啊!  我们就这样跟他时不时的聊上几句看着电视,就这样过了一小时,我也时不时的叫佳凌去拿这个拿那个的。(穿这样,想不曝光都难)  梵天:「陈大哥,不知道你喝过『深水炸弹』吗?」  小陈:「深水?有听说过,只是没喝过。」  梵天:「来,去拿个酒具给陈大哥一下。」  就看佳凌又拿了一个啤酒杯,跟一个一口杯,站在我旁边用脚踢了我一下:

  「公公走开啦!我坐中间帮你们倒比较快,不然一直叫我做这做那的。啍!」  我让位给她走进来,她一只脚刚过时,我就把我的脚往前然后打开(做过这动作的人应该知道结果如何),她就直接坐下来,而且她两手拿着东西、重心又在后面,这时我一只手扶着她的腰,她就变成坐下来,然后仰躺在桌上。这时她裙子里的阴毛已经些微看得见了,而上半身仰躺的样子,只能说,勾人!  虽然只是一下子的时间,我就用手又把佳凌扶起来,但这情景,小陈肯定是看得一清二楚的。坐起来后,她就把杯子放着搥着我的肩::「坏公公,吓死我了——不要玩了啦!让我过去。」  我就移了一下位置,让开约半个臀部的距离,这时佳凌坐下来,她的大腿就分别靠着我跟小陈的大腿。嘿嘿!(马的,我心机真重)  佳凌:「好挤哦!」(她边倒着酒,边移着臀部试图把我跟小陈撞开一点)  等她倒好后,佳凌:「陈哥(明明就快四十岁的人了,还叫哥),这个小杯的放进去,然后要一口气喝完,然后把小杯的咬出来哦——」  梵天:「来,乎搭啦——」(我拿起一口杯丢进去,然后拿起来跟小陈敲了一下,我可不想佳凌喝得烂醉)  喝完后,佳凌又帮他倒了一杯酒。  梵天:「来,跟陈哥喝一下。」  佳凌小声的对我说:「公公坏死了!刚刚婆婆美不美?嘻——」  佳凌:「陈哥,小凌跟你喝一杯。」  梵天:「啊,你后面衣服怎脏脏的?唉——(刚躺下去时沾到了)我帮你擦一下。」说着我就抽了两张卫生纸,然后拉着她的手,让她背对着我。  这时佳凌右手拿着杯子还没喝,左手被我抓住,而我把她转过来时,位置实在是太小了,就看她的左腿已经是迭在小陈的腿上了,而小陈正拿着杯子看着她,而且是近距离的。  我边擦边在她耳边小声的说:「婆婆这时候最美了!」  就这样边看电视边劝酒,让小陈又喝了十几杯,气氛也慢慢的热了起来。  其间就笑闹的过了半小时多,小陈:「我上个厕所。(就看他站起来晃了一下,又跌坐了下来)呵呵——喝多了,喝多了……」  等他进到厕所,我跟佳凌马上深吻了起来,我一只手捏着她的胸部,然后慢慢地滑到她的小穴。  梵天:「婆婆的淫穴怎像流水一样啊?公公又没玩弄你,怎这么湿呢?」  佳凌:「嗯……坏公公——婆婆羞死了,你还让婆婆穿上校服,好羞耻哦!

  嗯……好舒服哦!公公,人家好想要哦——」(就听厕所传来一阵呕吐声,我跟佳凌都笑了出来)  梵天:「要什么啊?公公不明白啊!」(说着,我就用大拇指按着她的小豆豆,中指插进她的淫穴里)  佳凌:「啊……不行,不要用豆豆……好麻……嗯……不行……」  梵天:「不行什么啊?要说清楚啊!」  佳凌:「不要用豆豆了……嗯……公公——」  梵天:「豆豆是什么啊?桌上没有啊!」  佳凌:「嗯——好麻……坏公公都欺负我——哦……不行了啦……」  梵天:「要说好啊!」  佳凌:「不要用婆婆的阴核了啦!(梵:「大声一点!」)嗯……不要用婆婆的阴核了啦!(梵:「再大声一点!」我边用力地磨擦她的豆豆)不要玩小凌的阴核了——」(几乎是用叫的)  我这时感觉到手里有一阵热流,才刚要更起劲地用她时,听到了厕所的开门声,我的手瞬间拔了出来,就听佳凌小小的呻吟了一下,她也就势躺在我的怀里装睡,只是她的右手环抱着我被我压在后面,而我的左手还在她的胸部上。  梵天:「怎样,小陈,还行吧?」  小陈:「我看我不行了,差不多该回去了。」  梵天:「唉——才刚喝,不行!再喝两杯再走,不然我们过几天就要走了,没机会像今天这样喝啰!」  小陈(他的眼瞄了一下佳凌):「好吧!再喝一下要走了。」  就看他走到佳凌边坐了下来,大腿一样是靠着佳凌的,就这样又跟她喝了两杯。看他第二杯喝一半就放下来,隔了一下子才喝完。  梵天:「唉!看佳凌睡到都热的出汗了(明明就是刚太激动出汗的),我这女友本来就不喜欢穿衣服,今天知道你要来,才刚这件。唉!我帮她脱一下,你不介意吧?」  小陈:「这……什么?」  我右手直接放在佳凌的衬衫扣子上,就看小陈的目光集中在我的手上,当我把第一个钮扣解开时,感觉到佳凌的身体抖动了一下,而她的右手更是狠狠地捏了一下我的屁股。我不动声色地把她衬衫的六个钮扣都打开(马的,你当我容易吗,我的屁股就不是肉吗),解开后,我就直接把她的衬衫往外翻开,这时佳凌的胸部就完全暴露在我们两个人之间了。  我又把另一边翻开一点点,说:「你看,都是汗,麻烦你拿一张卫生纸给我一下,小陈——小陈——」(加大音量)  小陈:「呃……哦!」他用着最快的速度抽了两张给我,我就拿着两张卫生纸,在他的注视下擦着佳凌的胸部,在乳头上我更是多擦了几下,很怕小陈没看到她的乳头挺起来。这时小陈也不想走了,就看他拿起杯子敬了我一杯。  小陈:「这……你们年轻人真是……开放啊!」  梵天:「呵——我这女友,唉!我也不知道怎么说,就喜欢人看,上次就因为这样害你那小朋友吓到。呵呵!」(空气中充满了淫糜的气氛,不过我看小陈好像是酒劲上来,有点把持不住的感觉)  梵天:「来,喝酒!喝酒!呵,有美女作陪,又春光无限,改天真该再出来喝一下。」  小陈:「好好好,改天换我请客,不然我都过意不去了。」(看他急着拿手机出来的样子,然后看着我)  梵天:「小陈啊,这给你手机是没关系,只是我这女友喜欢让人看我也就算了,不过嘛……」  小陈:「这……嗯,嗯,我知道,我知道。」(我就把我的手机号码念给他听,又跟他喝了一杯就把他请出门外了)  梵天:「早点休息啊!」  小陈:「嗯嗯,你忙你忙,早点休息。」(看着他裤裆隆起的那个包,真为他感到难过,手排吧!)

  四、完)暴露调教  也没把门带上,我就直接回到客厅,看佳凌还躺在沙发上装睡,我就又走回门口。  梵天:「什么,钥匙不见了?那你先进去找,我下楼买个吃的。」(我刻意低声的说)  我直接走到电梯前按了一下电梯,等电梯到了四楼,进去按了一下一楼又出来。等电梯下去,我就把拖鞋拿在手上踩着地板走到客厅,看佳凌还是躺着没反应,我先是在沙发边摸了几下,制造一点声音,然后就停下来看着她。  看了大约两分钟,见佳凌身上没什么反应,以为她真的睡着了,才刚要出声吓她的时候,发现她的脸红了起来(是那种变态的潮红,红得很快),我又在沙发边坐了下来,静静地看着她的乳头,就看它慢慢的挺立、站起来。  看了一下子,我把手放到她的裙子上,小心翼翼地把它掀开,看佳凌没什么反应,我就把手轻轻的放在她大腿上,略征用力地把她的大腿打开一道小缝,就看她的小穴连着肛门的地方有着一条水线,而小穴还泛着光泽。

  我把脸贴近她的小穴,慢慢的吹了一口气,看佳凌不自觉的抖了一下,呢喃了一声,翻个身,也把她的双腿合起来。我实在是受不了了,就把我的肉棒拿出来,拉着佳凌的左手把她压在沙发上,让她变成趴着的,而她的双腿因为接触到地上,不自觉的打开,我就对准阴道口直接插了进去。

  佳凌:「啊……不要啊……不要干我……不要……嗯——哦——快点退出来啦!不要干了……啊……不要,我公公会知道的……不要干我……嗯……」看佳凌扭动着身体,挣扎得非常大力,我只好用右手压着她的脖子,就看佳凌的左手不停地伸过来想推开我,但她的手实在是构不到我。看到她这样子,我实在是忍不住了,更用力地冲剌着。

  佳凌:「呜——不要啊……陈哥,拜托你不要干了……呜——嗯——呜——不要啊……呜——」

  听到佳凌的哭泣声,我的心用力地抽动了一下,看她不停地挣扎,我压得更紧,不停地干着她。

  佳凌:「呜——不要了啦……我不要了……嗯——呜——不要再干了……呜呜——公公——快回来救我啊……呜——呜——啊……嗯……不要……嗯——不要干了……呜——陈哥,我帮你吸出来吧,不要干了……呜——不要干了啦——呜……」

  我实在是忍不住,把她翻过身来抱着她深吻了起来。

  梵天:「我爱你,婆婆——」

  佳凌:「呜——(还在呜咽中)呜——公公坏坏啦……呜——公公坏坏,都欺负婆婆……呜——」

  我边吻着她,边干着她,边看她一边流泪,只是心里不停地告诉自已:这样的女孩子,该去哪找啊!

【完】

 27641字节